现系武警某部交通三支队勤务保障大队通信技师
栏目: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:2018-12-13 13:15
现系武警某部交通三支队勤务保障大队通信技师兼班长7月30日,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。中共中央总书记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...
现系武警某部交通三支队勤务保障大队通信技师兼班长

7月30日,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。中共中央总书记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。这是纪念标识梯队。新华社记者摄

预警雷达方队。论造型,都甩神话故事里的小神仙好几条街!紧随其后的地空导弹方队,仿佛手持长缨的神兵天将,威风凛凛。

特别值得一提的,是防空反导作战群中的弹炮系统方队。为什么特别?因为这个方队是由一对“”组合

空军某地空导弹旅和陆军某防空团组成的,这是它们首次以陆空联合的形式,在阅兵场上“秀恩爱”。空军某地空导弹旅的前身,是我军组建最早的高炮部队,为国土防空立下赫赫战功。而陆军某防空团,是我军防空作战的一只“铁拳”,在“和平使命-2014”联合军演里的表现让人拍手称赞。这对“”,“门当户对”。

望着一辆辆战车飞驰于朱日和戈壁之上,我第一次觉得,飞扬在阳光下的滚滚尘埃也那么好看!这尘埃,是战车卷起的烟尘,包含着我军的峥嵘岁月。

时间在往前走,许多历史已凝成永恒。不知90后的战士们,站在我军最先进的战车之上,是否会想到革命先辈如何穿着草鞋杀出血路?当仰望着鲜红的旗帜,是否知道这旗帜下,人民军队打了多少大仗、恶仗?打从进部队就喊的“一不怕苦,是否真正理解了“苦”与“死”的涵义?或许,经历了今天的荣光时刻,我们可以将平面的记忆再次升华。

9点40分,干旱的漠北戈壁迎来一阵清凉。海军陆战队方阵,以及海军导弹第一方队、海军导弹第二方队,像一层层蓝色浪花涌了过来。这是此次阅兵的海上作战群!

可我知道,是水一样的柔情。她们也会八卦,也会花痴;会因为训练伤疤,在外出时很少穿裙子;会把写在日记里的小诗,悄悄拿给我看。我们会一起讨论哪个面膜更好用,会讨论芦荟胶和黄瓜哪个更能修复晒伤,会讨论热播偶像剧里的男主角,还会一起放声唱首跑了调的流行歌。

吃着和男兵一样的苦,受着和男兵一样的罪,担负和男兵一样的任务。女飞行员刘文力曾说过的,不分男女。这些女兵,也一样。她们不要当花木兰,也不要当穆桂英。在她们心里,自己是“踏破贺兰山阙”的岳飞,是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班超!

2015年胜利日大阅兵过后,中国阅兵,是在“秀肌肉”。在我看来,的确是一个“秀场”。我们秀的,不仅是日渐强壮的“肌肉”,秀的更是人民军队维护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坚定决心!

24个国家的特种兵来了,枪械、战术和生存等技能比了个遍。最后还安排了一场场无限制格斗,大家都在喊:“让蓝巨人上!蓝巨人上!”

这个“蓝巨人”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海军蛟龙突击队的教导员周军。“虽然体格上我们两只队伍存在差异,但是虎狼依然在森林,草原猎杀大型动物。”组织比赛的“飞刀老牛”对周军说。

双方每组由十名队员组成,从十米见方擂台的两侧向中央对攻,可以采取任何格斗动作,一方队员被全部打落擂台为止,以最后擂台上存在的队员所在队为获胜队。

这一次,我们的队伍分向两边,对手一时首尾不能相顾,我们迅速把他们扔下去五个。不好!这时,我们的“狗屎文”被他们一个大个子拎了一条腿往下拖,其他人因为是都在撕扯中,所以不能顾及。只见“狗屎文”趴在擂台上双手死死抠住台布,被一点一点拖到了擂台边,擂台上只留下八条深深的指甲印。就在这时,我们已经收拾了其他几个老外赶过来救援,“飞刀老牛”大声喊:“进攻,再进攻!”只见“蓝巨人”一个正蹬就把那个退到了边沿的老外踹了下去。 “狗屎文”却掰秃了一个食指指甲。

“下一轮我们从队伍头部开始攻击,让他们长长的队伍有一半在擂台上施展不开,我们就可以像贪吃蛇一样,一口一口吃掉。”还是蓝巨人给下一组布置战术。

这一轮很迅速,大家下来感觉没有费什么力气,这时“学者潘”拍了拍手上的毛发说“老外的胸毛真多!”大家笑他下手太阴了。

接着我们又开展“车轮攻击格斗”分组比赛,叫做“虎虎相争”。一个上午下来,大家倒在地上,感觉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了,有个别的还受了伤。